-Cancer-

【长得俊】如果没有你

第一次写文,感谢长得俊满足了我的作家梦…文笔很青涩幼稚吧……不要见怪





01
“您好,马上要上台了哦,请您做好准备"
“好的,谢谢”
他收回看向窗眼神,转身向门外的工作人员露出微笑。星城,他终于回来了阿
尤长靖深吸一口气,闻着这满房间里的花香,这些花都是公司和粉丝团送的,为了庆祝他的新歌发布。
自从三年前宣布暂时离开娱乐圈赴美进修,他没有出现在任何闪光灯面前,除了偶尔可以在作词作曲栏上看到他的消息,其他消息网上几乎为0。公司也和各大媒体打好了关系,希望媒体可以尊重艺人的选择,偶尔的偷拍照也会被公司压下来。
这次,他终于带着他的新歌回到了大众视线内。


“今天光临我们节目的这位大明星呢,真的是非常不容易请到哦,哇,架子真的非~常~大!”陆定昊边翻着白眼夸张的对着观众讲到“真的废了老大劲脸都要刷破了才请到我们节目哦。让我们掌声拍起来哦,欢迎尤长靖”
尤长靖在后台听见陆定昊这么尖酸的介绍,不禁一笑,感觉像回到当年一起做练习生的时光。三年前两人一起被签入了秦奋的公司,不到一个月尤长靖就出国了,虽然在国外偶尔也有看到国内的新闻,但真的没有想到陆定昊发展的这么好。真的没想到他竟然转型做了综艺。
“嗨,大家好,我是尤长靖”
尤长靖从门后走出来,朝着亮着灯的机位微笑地打着招呼,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生疏了。
陆定昊这个节目走的就是真实,尽管回国后大家有见面聚,台本上也会写节目大概流程,但你根本无法想象他下一句会cue什么。一不小心可能就是明日头条
“欸,尤长靖你有长胖哦,国外的饮食很好哦”陆定昊的一句话引来了全场的爆笑
“呵呵,揍你哦”尤长靖气鼓鼓的白了他一眼
“哦哟,几年不见这么暴力了哦”陆定昊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转身悄悄对着话筒说“小心我跟大田告状吼!"
整个节目的进程进展非常顺利,尤长靖和陆定昊之前在练习生期间关系就挺近的,出国的几年里长靖偶尔也会收到小芙的信息,不过大多都是诉苦啦。
不知不觉节目已经进行到了尾声,问答环节结束了,尤长靖知道最后他要用新歌来结束,不自觉的他有点紧张,清楚的能听到自己胸腔里加速的心跳。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与等待”
“我今天要唱一首歌《等待》”
尤长靖坐在舞台中间,灯光暗了一下,只有一盏灯光照着他,照着穿白衬衫的他居然令人感觉有点刺眼。

一曲完毕,尤长靖睁开眼睛,眼里似乎含着泪。微笑着着看台下的粉丝们
“他的眼里,…………"
林彦俊站在安全出口下看着台上唱歌的人,都有被自己吓到,怎么突然会说这样的话。自己只是顺便来给陆定昊送了点药,没想到会听到如此婉转动人的歌声,好像跟自己的心产生的共鸣。
“crazy,man”林彦俊摇了摇头,走出了演播厅


02.
自从参加了陆定昊的节目后,尤长靖在微博上的热议不停,毕竟是个实力者。同公司的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时隔三年复出,公司还没开始宣传就已经火成这样,心里暗暗嫉妒尤长靖,这副嗓子真是老天赏饭吃,还配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这天晚上,尤长靖收到了大田的微信,知道有聚餐。早早的就来到了大田城外的房子,两手提着满满的零食水果。阿嫲说过上门做客不能两手空空的
“大马甜心,终于回来了阿”
“长靖~我好想你阿”
“Justin,你放开你的猪蹄儿哦,小心我告诉丞丞哦”
“农农你很烦欸~”
”......“


尤长靖一进门就受到众人的高分贝欢迎,突然觉得又回来当年大家一起当练习生的时候,当年还一起参加综艺节目,住在一起小半年,后来同期的好几个练习生都被大田签入了旗下发展。
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面孔,尤长靖真的很幸运现在还能拥有他们,感谢你们还在。
“长靖!你来下厨房”
尤长靖听到厨房里呼唤自己的声音,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小跑过去
“锐哥,怎么啦,要我帮你吗?”
“没啥,都是现成的”周锐擦了擦手转向尤长靖看着他
“回国有一段时间了吧,觉得怎么样?”
几年前,大田哥和大伯计划要自立门户的时候,就找了周锐帮忙。周锐之前也是艺人,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他很了解外面的一群孩子,这几年很少出现在荧幕上了,但还是作词作曲辅导艺人唱歌。锐仙子在公司里的地位可不是吹的,连续几年公司年会获得最受欢迎BOSS奖。
“还可以吧,就是很久没有上节目赶行程了,有没有感觉我瘦了欸”
尤长靖鼓着嘴捏了捏自己腰间的肥肉
“并没有,你助理每天都有在跟公司报你的状况的好吧。上周体重多少来着,120?”
“什么?我80斤了啦!”
周锐皱了下眉头,哭笑不得的对着面前的小人儿
”你还02年的是吧,大马甜心!”
旁边的尤长靖吃了蜜一样的点着头“可以的啦~"
"下个星期,让助理安排下时间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周锐理着桌子上的菜,有意无意的对长靖说到。
尤长靖知道锐哥的担心,上个月公司才有名女艺人被爆出过度节食患有精神性厌食,公司受到了不少的舆论暂停了许多艺人的工作。现在各大公司都特别注意艺人的身体问题,不再只听信艺人的一面之词,所有必须去医院做全方位的身体检查。
“遵命!锐姐!”
喊了一声锐姐,差一点被赏一栗子,可怕了啦~
尤长靖赶紧逃离了厨房

“来来来,吃饭了哦,Justin你不要玩了啦,去端菜!”
“小鬼,农农,陆定昊!端菜!”
尤长靖走到地下室,刚才锐哥让他到地下室喊下大田和大伯吃饭了。尤长靖还在好奇,他们在地下室干嘛呀,下来以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地窖阿,走廊边满墙的红酒。
真是壕呀~尤长靖咂着嘴向前走去,拐了个弯就看到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的几位爷。
"欸~ 长靖来了阿,来坐 ” 大伯第一个看到长靖从拐弯处探出的小脑袋,毛茸茸的小卷发,除了尤长靖还能是谁
在座的有五个人,尤长靖认识的有四个,大田、大伯、岳岳和木子洋。还有一个人他不认识,但那个人的眼神却直直的盯着自己,毫不躲闪看着有他。
尤长靖躲开了那个人的眼神,感觉那个人好凶哦,干嘛一直瞪我阿?不过....这人的脸也太过俊了吧,是演员还是歌手吗?感觉没有见过欸
“锐哥叫吃饭了哦,你们要是再不上去的话.....我可...你们懂的”
“马上马上马上!走走走,大田”大伯一听锐哥叫吃饭,立马放下手中的酒杯,拉着大田就跑了
木子洋和岳岳随他们起身,无奈的笑笑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这俩爷们居然这么怂。路过长靖身边的时候拍了拍长靖的小脑袋
"好久不见阿,长靖”
“是阿,好开心哦,见到你们,灵超和卜凡呢?”
“他们俩有行程,应该快到了吧,走吧 吃饭“
尤长靖嗯的答应了一声,余光却在意着后面那个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能在酒窖和他们四个一起谈笑,关系肯定不一般,那自己还是大方一点主动打招呼好了。
”你好,我叫尤长靖,是奋哥和大伯他们公司的歌手,我来自马来西亚!“尤长靖露出一排大白牙和月牙眼向对方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林彦俊。秦奋的师弟”
“哦,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吗?”
“不是,我是医生,秦奋让我空的时候帮忙看下公司里艺人的身体情况”
尤长靖听到林彦俊是医生,控制不住自己两只冒眼的小星星。医生阿!自己从小最崇拜的就是医生了,第二个梦想就是想当个医生呢。
“哇,医生阿!好厉害,阿!我们先上去吃饭吧。”
林彦俊看着走在前面的尤长靖,心想那天在舞台上唱歌似乎能把歌里所有的遗憾和思念都酣畅淋漓迸发出来的人是眼前这个软糯软糯的小胖子吗?
眉毛一皱,怎么自己好像又看到了星星


“尤!长!靖!”
尤长靖一上楼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身影扑进了怀里,仔细一看原来是灵超鹅儿阿,
“长靖,我好想你哦,你有没有想我阿”怀里的人对着他眨巴眨巴了那双像鹿一样的大眼睛
尤长靖尴尬的笑了一笑,瞟到作呕的小鬼和Justin偷笑,
“有啦,我有听你的新歌哦,还不错"
"那必须的。也不....”
话还没说完,灵超就被木子洋拎小鸡一样的拎到椅子上坐下了
“吃饭了,你能不能别见人就往人家身上扑”

....
尤长靖走到陆定昊旁边坐下,没看到Jeffery的身影,“Jeffery没来吗”
“他帮我去车上拿药了啦。”
“药?什么药?你生病啦?”
“哎,没什么啦,就是最近有点忙,胃病有点犯啦。你知道Jeffery啦,非逼着我看医生咯”
陆定昊放下手中的手机,看着尤长靖的脸仔细揣摩,此人此刻一脸挑衅的表情
“尤长靖,大田哥没让你减肥吗?你又骗公司你水肿吗?”
尤长靖白了陆定昊一眼,做凶样 “打洗你哦!”

叽叽喳喳的聊天和敬酒,尤长靖的小脸上都泛上了红晕,酒量本来就不好的他已经超量了,头晕晕的。迷迷糊糊的看着对面坐着的林彦俊好像一直盯着自己还皱着个眉头。难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突然的,尤长靖站了起来
“诶,诶,你们停一下”
尤长靖的突然发声,让大家停下了聊天望向了他,尤长靖在混沌之中锁定了一双眼睛
”我爱你们”
“尤长靖,你是不是喝醉了?有够肉麻的!”
“嗯?小芙你不喜欢听我爱你吗?”
“………jeffery,你还是吃东西吧”
“长靖,我也爱你”
“我也是!”
“你们一群小孩子哦,”
“哇,你们这群人!”小鬼趴在桌子上鬼哭狼嚎

这几年大家都天南地北的飞,除了同公司的和一些工作上的行程能碰见,其余时间大家都忙的要命。大家都好羡慕大田大伯和锐姐从娱乐圈退下来自立门户经营管理艺人,自己除了一些关于公司的事务以外都很少出现在镜头里了。虽然说还是很忙,但还是比当艺人要轻松自在一点了。


餐桌上大家谈笑风生,卸下了所有在外界的面具。农农告诉尤长靖,他才发现在娱乐圈呆久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笑了或者是笑的麻木了。
看着眼前的农农尤长靖仿佛看到了三年前的自己,不禁伸出手抱了抱眼前的这个大男孩,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没关系的,你可是有几千万粉丝的超级农农呢。加油”
娱乐圈的压力是外界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明星生活里也只是个普通人。他们也会用小号在网上看各种关于自己的评论,一句批评就会胜过千万条的表扬,偶像出生的他们更是要付出千万倍的努力,才能让自己的热度保持在浪头上。
“你们看,今天的月亮很圆诶!”Justin一惊一乍的指着天上的月亮大吼了一声,获得了大家一致的爆锤及白眼。本来趴着睡着了的小鬼更是追着他满花园的跑
尤长靖起身走到边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没有察觉到身后来人的尤长靖被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没想到踩到了后者
“啊…不好意思”尤长靖眯了眯眼看了看眼前的人“林医生不好意思踩到你了啊”
“没事”
“嗯?你刚才说的什么对酒什么月光啊?我从小在马来西亚读书…是古诗词吗?”
“李白你知道吗?”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尤长靖唱完以后突然才觉得丢人,这又不是陆定昊自己怎么开这种玩笑啊.后悔的拍了拍脑门儿
“呵呵,这句话的意思是只希望对着酒杯放歌之时,月光能长久地照在金杯里”
着眼前的林彦俊,他的侧脸好好看,脸上的酒窝也这么好看,拿着酒杯的手也好看,皮肤也好好,好想用手捏一捏。尤长靖想
尤长靖和林彦俊就这样站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尤长靖无意的目光扫光林彦俊的脸才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瞬间脸上就了烧赶忙低下了头
“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尤长靖”
“啊?嗯?叫尤长靖啊?”
“感觉很疏远…”
林彦俊自己说完这句话都觉得丢脸,轻咳了一声
“咳咳,我的意思是像陆定昊他们都有外号像小芙农农小鬼…”
林彦俊自己说完这句话都心虚,自己从来不叫刚才那几个人的名字从来都是他们毕恭毕敬的叫着自己彦俊哥或者林医生。
“嗯……我好像没有外号诶…”
林彦俊突然的发问让尤长靖认真起来,托腮凝眸的仔细想着。林彦俊看着眼前认真的小卷毛很是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
“尤长胖啊,彦俊哥他的外号是尤长胖!”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Justin搭上尤长靖的肩膀说着
尤长靖听见Justin把自己这么讨厌的外号当着林彦的面说出来自己都想找个缝钻进去
对着justin就是一个眼刀“shut up!”
“哦~尤长胖你很凶哦 。justin不知道不关justin的事~”说完一溜烟儿的就跑了
“不好意思吼,林医生,他们还小。然后……尤长胖是我的外号啦,因为我很爱吃,很容易长胖………”
“你可以叫我小尤啦,不要叫尤长胖就好”
“好”眼前的林彦俊的一眸一笑好看的都让尤长靖着了迷,他的一个字都带着他独有的翩翩风度。
尤长靖转过身抬头轻轻叹了一口气,用只有他们俩的声音说了一句
“真好”

俗话说的好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自从上次秦奋家的小聚以后,尤长靖深深的陷入了遮天盖地的宣传行程中。
很奇怪的尤长靖每次结束活动回到酒店里,收拾完准备休息的时候安静下来的人时候,他总是会想起某双眼睛。那双眼睛直视着自己的时候就像掉入了沼泽地一样,他越是挣扎着逃避就越是深陷其中,只想与那片沼泽有更多的接触………